張家輝:當導演幾乎拼掉了一條命

來源:羊城晚報

2018-04-27 10:00:00


  張家輝:當導演幾乎拼掉了一條命 

  羊城晚報記者 胡廣欣

  因為在某網游廣告中把自己的名字“張家輝”念成了“渣渣輝”,張家輝突然成了新晉網紅。前日,張家輝帶著新電影《低壓槽:欲望之城》(以下簡稱《低壓槽》)來到廣州宣傳,接受羊城晚報記者專訪時,不忘用這個“港普!睘樽约旱碾娪靶麄鞔騝all:“那些講過‘渣渣輝’的人,記得去買票!”末了還用粵語補一句:“出來行,遲早要還!”——為了宣傳電影,張家輝真的拼了。

  在《低壓槽》中,張家輝身兼導演、編劇、主演三職,這更是他首部登陸內地院線的導演作品。大家都很熟悉“演員張家輝”,對于“導演張家輝”倒是頗為陌生。這次,你愿意“還”導演張家輝一張電影票嗎?

  A 關鍵詞: 顛覆

  “知道套路是怎樣的,但我就是要反套路”

  《低壓槽》的故事發生在一座虛構的“欲望之城”。警方臥底于秋接到任務,調查這座城市的幕后黑手“老板”。在調查的過程中,于秋發現自己踏入了層層圈套,而“老板”的勢力已經滲透到警方高層……聽起來又是一部臥底片,但張家輝說:“我就是要反套路!”

  羊城晚報:為什么設計故事發生在一個虛構的城市里?

  張家輝:我不想觀眾再看到熟悉的環境,于是就創造出一個新地方:這里新舊交替、華洋雜處,各色人等可以同時存在,造型也比較像舊時代的人。另外,這個城市罪惡叢生,每個人都很冷漠、很絕望,現實中去哪找這樣一個城市呢?所以我要虛擬一個城市。

  羊城晚報:演員們也被你顛覆了,讓徐靜蕾演一個金發大Boss、何炅演警探、張可頤演警隊高層……為什么會有這樣的安排?

  張家輝:比如張可頤演的高級警官,按慣例這種角色一定是找男人演,但我覺得可以找一個女人。我也不讓她穿黑西服,把她設計成一個愛漂亮、愛穿名牌的形象。徐靜蕾一向定位是文藝女青年,我就找她演反派,她的金色頭發造型也有一段故事。

  羊城晚報:這樣顛覆演員,你被他們“投訴”過嗎?

  張家輝:沒有。他們信任我,我很開心。有一天我和張可頤配對白,她帶了一個朋友。我聽到她朋友對她說:“想不到這個角色竟然是你演的,演得很好!蔽液荛_心,因為可以讓演員做出觀眾預想不到的演繹。

  羊城晚報:港產片中有很多警匪片、臥底片,《低壓槽》最特別之處是什么?

  張家輝:我拍的是一部動作劇情片,而不是純動作片,這部電影更注重人性和故事性。我不會去塑造一個臉譜化的壞人,每個角色的塑造都是從人性出發的。雖然說是“臥底片”,但我可以讓男主角于秋成為一個介乎臥底和特務之間的人。在虛構的環境中,他可以跳出孤城、跨國界辦案,不止局限在臥底的世界里。

  羊城晚報:你有信心這部片子可以成功“反套路”嗎?

  張家輝:我知道套路是怎樣的,但我不想要。最后到底能不能做到“反套路”?我不知道,但開拍前已經決定要努力這樣做。

  B 關鍵詞: 把控

  “敲定了方向就別左搖右擺,不如勇往直前”

  拍第一部電影《盂蘭神功》的時候,有執行導演為張家輝落實大小事,卻讓他自覺對不起觀眾:“不是所有事情都是我張家輝來執行的,這不是我個人的作品!边@一次的《低壓槽》,張家輝身兼編劇、導演、主演,掌控著電影的方方面面,他要讓這部片子“每一個環節都很張家輝”。

  羊城晚報:比起當演員,做導演是不是對作品的把控度更大?

  張家輝:做導演倒未必,最“慘”的是我連編劇都一起做了。我花了9個月寫劇本,人物的設定是什么,每一場戲要去到怎樣的情緒,我自己是最清楚的。

  羊城晚報:張可頤說她演的是“女版張家輝”,電影里的角色是不是都跟你本人相似?

  張家輝:電影里每一個角色都有我的影子,每一個好人、每一個壞人,都是我從自己的人生經驗中提煉出來,所以我敢說《低壓槽》是“張家輝的作品”。秦沛在拍攝時試演幾次都沒過,后來他問我:“你一定要我演‘張家輝式的演技’對吧?”我說是的,沒錯!很感謝演員們對我的信任。

  羊城晚報:很多新導演一開始都有點迷茫,在一部電影里塞入太多東西,最后導致作品風格不統一,但是你的電影似乎沒有這樣的問題?

  張家輝:我沒有“走失”過。我一直抓住一個關鍵詞——新鮮感!邦嵏病边@兩個字是我的宗旨,無論是演員、劇情、拍攝手法、調顏色,根源都在這里。(為什么會有這種“定力”?)可能因為我是一個資深演員,看完劇本就知道怎么去操控角色。做導演也一樣,敲定了方向就不能左搖右擺,越搖擺越做不成事情,不如認清方向、勇往直前。

  羊城晚報:聽說你在片場基本不會改劇本,必須準備妥當才開拍嗎?

  張家輝:只憑著一個概念、細節都沒解決好就開工、開拍才發現錯漏百出……這種錯誤,我這些年來拍電視、電影見過不少。自己當導演,為什么還要犯同樣的錯呢?前期工作的成熟度起碼要到95%以上,我才會開機,這樣減少了很多難題,萬事都離不開一個穩健的劇本。

  羊城晚報:您的拍攝風格跟哪位導演比較相似?

  張家輝:我沒有向任何合作過的導演或者監制請教,我就是我。當然某種程度上,別的導演對我也有影響,比如說他們的節奏、手法、觀感,無形當中也會感染到我。

  C 關鍵詞: 拼命

  “對輸贏不要看得太重,最重要是盡力了”

  為了拍《低壓槽》,張家輝坦言自己“幾乎拼掉了一條命”。張可頤透露,張家輝在片場中忙到沒法跟演員同臺吃飯,只能自己一個人吃。拍完《低壓槽》之后,張家輝暫時沒有再當導演的計劃,他形容拍《低壓槽》“像一次賭博”:“輸贏不要看得太重,最重要是盡力了!

  羊城晚報:已經是第二部自己獨立完成的片子,覺得有哪些進步?

  張家輝:這個要由觀眾來說,自己說好像有點自吹自擂。我只能說對《低壓槽》的投入程度、瘋癲程度,比《陀地驅魔人》更高,這部戲的投資額(1.3億港元)是《陀地驅魔人》的很多倍,我的辛苦程度也增加了很多倍。劇組到了上海、大阪、泰國等地拍攝,規模大很多,人也多了,每天有幾百人工作。

  羊城晚報:對自己的表現滿意嗎?

  張家輝:我沒有半刻偷懶,每一件事、每一個細節,我都已經盡力照顧到了。不行也是有可能的,輸了就輸了,但是輸不重要,重要的是還可以再來,這一部拍得不好,就下一部拍好,所以對輸贏不要看得太重,過程當中盡力了最重要。

  羊城晚報:為什么都是自編自導自演?未來會嘗試純當導演嗎?

  張家輝:這幾次都是我自己寫劇本,覺得角色很好,不舍得給別人拍(笑)。我很清楚自己的身份,我是一個演員,只有遇到一些很刺激、自己又很有信心的題材,我才會再當導演。不過,純當導演這是我很想做、也一定會做的事情。

    如果您有好的新聞線索歡迎撥打魯中網新聞熱線0533-5355377,或關注魯中網小魯哥微信公眾平臺(lznewscn)發送。線索獎由硅元瓷器贊助,最低50元,上不封頂!硅元瓷器,“第一國窯”,走進中南海三十年!

最近更新中文字幕2019国语6_在线精品亚洲综合网_欧美成人性生活视频_最新ady映画网AV东洋精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