對話《知否》導演張開宙:從追劇情到探索古典文化

來源:北京晚報

2019-01-28 09:59:00


  原標題:從追劇情到探索古典文化

  經歷了連續兩年的宮廷、玄幻熱,古裝劇似乎摸索出了一個所謂的成功套路,即流量偶像和網紅IP小說搭配大制作。但從去年暑期檔《扶搖》收視疲軟,《如懿傳》反響平平,兩部耗資數億的大制作長劇失利無疑在向市場發出信號:古裝劇已經走入了觀眾的審美疲勞區。

  在古裝劇轉型的探索中,正在播出的《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》讓人看到了些許驚喜!吨瘛穼⒓芸赵≌f嵌入宋朝,在服化道方面乃至情節上,展現了一整套宋代美學,既有上層階級焚香、點茶、插花、馬球等風雅玩樂,又有普通市民、商販的街巷日常生活,一應俱全。須知,在此之前的古裝劇,如此大規模且細致還原宋朝生活圖景的還難得一見。情節上的慢和道具服飾細節處的精致相得益彰,因此這部劇不再是完全靠一波三折的情節沖突吸引觀眾,在情節平緩處也有淡淡的美感,還豐富了觀眾的古代常識。比如,劇中有齊國公獨子為母親賀壽準備禮物的一處小情節,他特意從都城最好的酒樓邀來大廚,在府中做當時最新式的炒菜。觀眾便可了解到,炒菜這種烹飪手法是宋朝才開始出現的,此外,從齊國公夫人的臺詞中可以得知,宋朝時的酒樓大廚和家中掌灶大廚也都是女子,日常飲食多用煮和炸的方式。

  當古裝劇整體走入觀眾的審美疲勞區時,出現《知否》這樣一部劇,力圖將觀眾對古裝劇的趣味引入更深一層,由單純追求情節的引人入勝,拓展為了解有品位的古典文化,勾勒出一個朝代的生活圖景。這種嘗試是新鮮有趣的,也為古裝劇的未來開拓出一條新出路。

  記者:您對現在的收視滿意嗎?

  張開宙:對現在的收視我還是很滿意的,因為這個故事就是一個由低到高,由小到大,逐步提升的過程。后面的故事是分臺階式的精彩,會越來越好看。故事前半部的基調是讓人歡樂的,后半部它的基調會不同,前后差別還是很大的。我們還是希望做一個扎實的作品,后面還有很多集,會一集比一集精彩。

  記者: 關于臺詞,有細心觀眾糾錯有不少語法表達錯誤。

  張開宙:臺詞上有一些口誤,或者說失誤,這個的確不應該。雖然我們追求口語化的語言風格,但是口語也不代表必須要出語病。這個問題主要責任還是在我,前期拍攝對臺詞的把握不夠嚴格。但是我想,觀眾對于這些問題的指出,都是為了這部戲好,想讓我們達到一個完美的結果,也是幫助我們,完善我們自己的工作。對于觀眾的糾正,我們覺得也非常非常的感激。

  記者:劇中的服化道細節都非常用心,有時甚至不為情節而只展現宋朝生活,這么做的想法是?

  張開宙:小說是一部架空作品,但是制作上我們需要一定的依據,所以我們劇中的美術道具參考的是唐宋這個階段,所以我們對美術的要求是宋代的瓷器、宋代的家具,劇本的改編也往這個方向做了一定調整。細節處理我們的確下了不少功夫,包括場景的設計,包括家具的使用。實際上沒有太多的場景能給我們使用,我們搭了四個攝影棚才完成最初想要的效果。家具也是一樣,在橫店的家具庫里我們找不到想要的準確家具,所以劇組也花了很多錢,做了一千多件家具,包括瓷器。如果大家細心看的話可以發現,劇中角色的日用瓷器或吃飯用的器物都是定制的,單是瓷器我們就做了一千六百多件,也是為了讓這個戲看上去質感更好。

  記者:您覺得《知否》跟您之前的作品比起來難度主要體現在哪兒?

  張開宙:跟之前的作品比,我倒覺得《知否知否》更貼近現實生活,雖然是古代背景,但我們真正想描寫的還是現實生活中的人或者事,因為它還是角色眾多的一部戲。所以這次對各個部門來說都有很多新的課題,比如對服裝、化妝、美術、道具等,因為之前并沒有太多的作品與我們相似,包括在拍攝手法上也跟之前我拍過的所有、甚至是做攝影階段拍過的戲都不一樣。

  記者:拍攝手法怎么不一樣?

  張開宙:我希望演員能夠在我的劇組當中,能夠在《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》這個劇本當中生活。劇組對演員的稱呼從來不用他角色之外的名字,或者真實名字,基本上都是按照演員自己的角色名字去呼喚他,無論是戲里還是戲外。拍攝上也是完成一種最生動的生活狀態,所以整場戲不去打斷演員,不去固定他們的走位,甚至也沒有完全要求他們按照劇本來說臺詞,有一些地方還可以相對加一些臺詞,根據他們表演時自己的一個狀態,去完成表演的自然流露。攝影機一般都離演員很遠,有時候演員演完戲甚至都不知道攝影機在哪里,原因就是不希望機器對演員來說是一種干擾,不希望干擾到他們。(金力維)

    如果您有好的新聞線索歡迎撥打魯中網新聞熱線0533-5355377,或關注魯中網小魯哥微信公眾平臺(lznewscn)發送。線索獎由硅元瓷器贊助,最低50元,上不封頂!硅元瓷器,“第一國窯”,走進中南海三十年!

最近更新中文字幕2019国语6_在线精品亚洲综合网_欧美成人性生活视频_最新ady映画网AV东洋精品